克尔苏加德生前是?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高阶巫妖克尔苏加德 性别 男 种族 人类→亡灵 职业 大魔法师→巫妖 从属 肯瑞托→天灾军团......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高阶巫妖克尔苏加德 性别 男 种族 人类→亡灵 职业 大魔法师→巫妖 从属 肯瑞托→天灾军团 职位 瘟疫之地高阶巫妖;纳克萨玛斯主宰; 诅咒神教创始人; 巫妖王总管; 阿克蒙德召唤者 状态 肉体可消灭,灵魂不死 高阶巫妖克尔苏加德,瘟疫之地的巫妖大领主,他是巫妖王最重要的手下,负责了洛丹仑亡灵瘟疫的传播。第三次战争中,他被阿尔萨斯杀掉了,后来成为一个巫妖。他帮助阿尔萨斯召唤了燃烧军团的指挥官——污染者阿克蒙德。不过,克尔苏加德真正效忠的对象是巫妖王而不是燃烧军团。当冰封王座遇险,阿尔萨斯远赴诺森德的时候,克尔苏加德被委任以洛丹仑天灾的临时指挥官。现在,他从斯坦索姆上方的浮空大墓地——纳克萨玛斯指挥着整个瘟疫之地。

  1巫妖王的召唤 艾泽拉斯大陆上很多强大的个体都听到了巫妖王从诺森德发出的召唤,他们中最值得一提的就是达拉然的大魔法师克尔苏加德。克尔苏加德是肯瑞托的高阶议员,多年来他都被看作一个异类,他研究亡灵禁术。当听到巫妖王声音的强大召唤以后,他认为肯瑞托对他研习黑暗魔法的限制太多,于是变卖了自己的家产,抛弃了自己在肯瑞托的地位,只身远赴诺森德寻找巫妖王。他穿过艾卓-尼鲁布(地穴恶魔的家园)的废墟,在这里,他领略了巫妖王耐奥祖的强大力量,他意识到投靠耐奥祖是一个相当明智的选择。 几个月之后,他到达了寒霜皇冠下面的冰河,在这里,耐奥祖的亡灵守卫让他进入了黑暗城堡,他拜倒在巫妖王的面前,从此效忠于耐奥祖。 巫妖王对这个新招募的手下十分满意,他向克尔苏加德许诺了永恒的生命和强大的法力,以换取克尔苏加德的忠诚。并向克尔苏加德下达了第一个命令:前往人类世界,创立一个以巫妖王为神的教派。为了确保这一任务的实施,巫妖王保留了克尔苏加德的人类形态。 克尔苏加德以自己的幻术力量和说服力麻痹了大量被压迫的、生活苦难的洛丹伦人。 2.诅咒神教 克尔苏加德化妆回到洛丹仑,在三年之间,他用他的财产和智慧聚集成了一个地下组织,组织的名字叫诅咒神教,神教对侍僧们许诺了社会平等的地位和永恒的生命,以此让他们对耐奥祖效忠。克尔苏加德找到了许多社会地位低下的劳工作为神教的成员。令他惊奇的是,他很容易经说服了市民们不去信仰圣光而去信仰耐奥祖的暗影力量。当克尔苏加德在洛丹仑成功之后,巫妖王给他发放了一些叫做瘟疫蒸锅的神器,这些神器被克尔苏加德带到了洛丹仑,并放置在村子中,传播着瘟疫。很快,洛丹仑北部的村民都被瘟疫感染并成为巫妖王耐奥祖的奴隶。很快,僵尸遍布北部地带,克尔苏加德将他们命名为天灾军团。 3第三次战争 克尔苏加德按照巫妖王的指示,在一个叫布瑞尔的小镇监视着瘟疫的传播,吉安娜和阿尔萨斯王子在这里发现了他,并追至安多哈尔。在这里他告诉阿尔萨斯真正的黑手是斯坦索姆的恐惧魔王玛尔甘尼斯,阿尔萨斯一怒之下杀死了他。但克尔苏加德的灵魂就在高贵的王子的身体上耐心的等待,直到堕落的死亡骑士阿尔萨斯出现并杀死看守克尔苏加德墓地的圣骑士。阿尔萨斯攻陷了在奎尔萨拉斯的主城银月城,在银月城的太阳井中,克尔苏加德复生成为了一个巫妖。在达拉然盗取了麦迪文之书后,克尔苏加德召唤出了阿克蒙德,阿克蒙德的怒火将达拉然夷为平地。 4战争之后 在燃烧军团入侵的时候,克尔苏加德一直洛丹仑作为副官之一守护着巫妖王,燃烧军团战败之后,在恐惧魔王和希尔瓦娜斯·风行者的叛乱中,克尔苏加德营救了阿尔萨斯。出于巫妖王的召唤,阿尔萨斯远赴诺森德,克尔苏加德接管了洛丹仑的事务。 现在,他居住在斯坦索姆上方的大墓地纳克萨玛斯中。 5.纳克萨玛斯陷落 克尔苏加德是纳克萨玛斯的最终boss,在wow 的patch 1.11中,他被玩家打败,但是没有死。因为他是巫妖,只要巫妖王重新拥有他的骨灰盒就可以让他复活。而克尔苏加德被银色击杀后,其骨灰盒被银色黎明中的变节者英尼戈·蒙托尔神父(就是以前东瘟圣光之愿礼拜堂里换牧师T3的那个NPC,他用一个非常好的饰品向玩家换取克尔苏加德的骨灰盒,但是银色黎明却从来没有拿到这件东西)偷去拿给了天灾,并以此而从巫妖王处获得了新生(现在的名字叫Thelzan the Duskbringer,是一个LV73的精英巫妖,出现在龙骨荒野暮冬要塞的东南方,新纳克萨玛斯的附近),导致WLK里面克尔苏加德的复活,还有纳克萨玛斯的重现。

  一道光亮闪过,随即一个满面怒容的灰发法师出现在大厅中,他的腋下还夹着一个小木匣。“若非亲眼所见,我根本不会相信!你上回就已经弄得我们很不耐烦了,克尔苏加德!” “尊敬的安东尼达斯,您最终还是出现了,这让我们感到无上荣光。我还以为您病了。” “年老让你感到恐慌,对不对?” 安东尼达斯打断他的话,“你知道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这问题。” 要是他觉得这么说能舒服点,就随他高兴吧。克尔苏加德想道。 安东尼达斯停顿了一阵,然后继续说道:“至于我的健康问题,用不着你操心,我只是在别处很忙罢了。” “忙着在我的房间里翻箱倒柜,寻找关于禁忌魔法的证据?您应该看到结果了吧。” “没错,你的房间里没有找到证据。但从另外一方面来说,你在北地的仓库......”安东尼达斯厌恶地瞥了他一眼。 这个自以为是的偷窥者真他妈该死!克尔苏加德狠狠地诅咒道。“你无权......” 安东尼达斯用法杖敲了敲地板,示意他安静,然后转向其他法师:“同仁们,你们瞧瞧!他已经把那栋建筑变成了一个藏污纳垢的邪恶实验室,看看他所获得的成果吧!”他打开那个小木匣,把它倾斜过来,让所有人都可以看到里面的内容。 匣子里面是几只已经腐烂的老鼠尸体,还有有两只仍然笨拙地在匣子边缘乱扒一气,徒劳地想逃出去。一阵惊惶的叫嚷声响起,好几个法师匆忙低下了头,即使是坐在屋子后排的那位金发的高等精灵都显得异常震惊。尽管从凯尔萨斯王子的年纪来看,他几乎不可能再对这种景象感到震惊了。 克尔苏加德转向这些老鼠,看着它们由垂死挣扎慢慢变得彻底腐烂,终于一动不动了----很明显,这次实验又失败了。不过没关系,总有一天他会创造出状态稳定的亡灵生物。他的艰苦工作终将获得回报,这只是个时间问题。 “在咒语中有一些不够精确的细节制约了你,要不要我告诉你怎样解决它?”他的思想再次聆听到了这个遥远而清晰的声音。 充足的时间、还有他那个神秘莫测的盟友(耐奥祖)会帮助他一步步接近他的目标。“告诉我!”克尔苏加德的思想回应道。 另外一道光亮闪过房间,随后一个年轻女人出现了。当她走向安东尼达斯身旁的时候,凯尔萨斯王子一直凝视着她,眼神中带着极不平静的思虑。可惜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她对自己的职责和紧张的环境全神贯注----那个英俊的高等精灵王子压根没被注意到。 她用那双湛蓝的眼睛递给克尔苏加德一个古怪的眼神,然后从安东尼达斯手里接过木匣,后者解释说:”我的学徒将把它处理掉,这个木匣和里面的玩意都要被焚烧成灰烬。” 吉安娜微鞠一躬,随即施展法术,传送出了屋子。在房间的另外一头,高等精灵王子仍然眉头紧锁地注视着她离去后空气的波动。在其他场合下,克尔苏加德会觉得这场肥皂剧很有趣。但是,当安东尼达斯开始继续他慷慨激昂的长篇大论的时候,带着无言的激颤,克尔苏加德开始试图让自己从中解脱出来。 “我们已经容忍这种事态够久的了:我们不断提醒他不要从事那些可疑研究并试图引导他走正确的道路,结果现在我们发现他还是一直在练习邪恶法术。肯瑞托议会的名字正飞速地在当地村民口中演变成一种诅咒。” “你在撒谎!”克尔苏加德大喊道。 “农夫和我们一样对第二次兽人战争记忆犹新。那些兽人,他们的术士拥有着可怕的力量。这些力量让我们的防线不堪一击!我们有责任去针锋相对地学习他们的知识来对抗他们!” “去组建一只死老鼠军团?那些非自然的东西只能以小时来计算存活的时间!”安东尼达斯冷淡地反问道,“没错,我的孩子,我也发现了你的日记,你一直自负地记录着这个龌龊的计划。你不应该用这些可怜的生物去对抗兽人——当然,这是假定那些兽人死灰复燃,并且不知何故又重新变成了一种威胁的前提下。” “比你年轻并不能证明我还是个孩子。”克尔苏加德回敬道,“那些老鼠只是我用于评估进度的标尺,这是一个标准的实验法则。” 安东尼达斯发出了一声叹息:“我注意到你这些天来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北边,你总是缺席,所以我立刻就觉察到了。你应该已经听说了,国王的新税政策已经让整个国家动荡不安。你追求力量的自私实验将会造成恐慌并煽动那些农民造反,领主们将会被卷入内战。” 他可没听说过新税政策,安东尼达斯肯定是虚张声势。更何况,一个真正的法师应该关注比这更加重要的事情。“我会多加谨慎。”他咬着牙回答道。 “这种实验,无论多谨慎都无法保住秘密。” 杜雷登说。 莫德娜紧随其后:“你知道,我们一直以来走的都是一条妥善万全的路,以确保在保护我们的人民的同时,自己不会变成一种危险。我们不能牺牲自己的人性——不光包括人类的外表,更包括内在的真实人格。你的手段只会让我们被指控为异端。” “真是受够了!我们已经被当成异端好多年了,教会永远都不会喜欢我们的手段。尽管如此,我们始终还是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她点了点头:”但我们一直避免使用黑暗法术,否则会导致堕落以及巨大的灾难。” “不,那是因为我们是不可或缺的!” “够了!”安东尼达斯的声音听起来很疲倦,他冲着莫德娜和杜雷登说,“如果单靠言辞就能说服他,他早就已经被说服了。” “我听到你的话了!”克尔苏加德怒不可遏,“仁慈的诸神啊,我已经不想听到这些家伙的废话了,我受够了他们!是你们不打算听我的话,抛开你们那些陈腐的恐......” “你误会了我们此次来的目的。”安东尼达斯打断他的话,“我们不是来辩论的。现在,你的一切财产都将被彻底搜查,所有的与黑暗魔法有关的物品都会被没收,一经鉴定,立刻销毁。” 他那无名的盟友早就警告过他会发生这种事,只是克尔苏加德不相信。奇怪的是,当事情终于到了这一步的时候,他居然感觉到一丝安心----之前为了保密,他不得不限制了自己的工作范围,这显然阻碍了更进一步的研究。 “有了这些证据,”安东尼达斯加重了语气,“泰瑞纳斯国王将会赞同我们的判决。如果你不停止这种疯狂行为,你的身份将会被剥夺,然后从达拉然——甚至整个洛丹伦大陆——放逐出去。” 克尔苏加德的心潮跌宕起伏,他鞠了一躬,随后离开了大厅。毫无疑问,肯瑞托将会对他的所谓“耻辱”保持缄默,唯恐他的行为被世人所知。这一次,他们的怯懦总算合乎了他的心意,如此一来,他的财产总算不会被拿去填满国王的钱柜了。 II. 阿努巴拉克带着克尔苏加德穿过一条条隧道,来到深深的地表之下。最后克尔苏加德和他的向导来到一座气势恢弘的金字塔前,阿努巴拉克把它称作纳克萨玛斯。从它的建筑结构可以看的出,这座建筑出自半蜘蛛生物之手。阿努巴拉克指给他看的第一个房间里住满了亡灵生物。真正的蜘蛛也住在这里,它们飞快地在亡灵生物之间爬来爬去,忙于织网和下蛋。 克尔苏加德隐藏起他的厌恶,他不想让这个主人的大管家感到得意和不屑。他伸出手指向其中一个亡灵类蜘蛛生物问道:”你和它们有些相似,你们是从同一物种衍生出来的吗?” “蜘蛛王国,没错。主人出现的时候,他的影响没有现在那么伟大,我们与他进行了一场战争,愚蠢地以为我们还有胜算。结果许多同胞被杀,然后变成了亡灵生物。我活着的时候是一位国王,而今天我仍是一位地穴领主。” “你获得了不朽永生,所以你同意去侍奉他。”克尔苏加德大声说道。 “‘同意’意味着选择。” III. 克尔苏加德怀着嫌恶和惊惧用传送术把自己传送到纳克萨玛斯外面,然后大口大口地呕吐起来。他用手捧起几簇纯洁无暇的白雪,用力在脸上和嘴上擦拭,感觉好像自己永远不可能再度清白。他到底介入了一件什么样的事情? 他混乱的思绪逐渐清晰起来:这个巫师看来绝不仅仅是一个对禁忌的学术领域有兴趣的学者那么简单,他的计划也绝不仅仅只是加强这座建筑的防御力量,他在大量生产使人变成僵尸的液体,而金字塔里也储存着许多补给物资、武器、铠甲、训练场地。 这可远远超出了防御所需,他们在准备一场战争。 突然,一阵阴风袭来,一群阴魂出现在他面前,数年之前他曾经在紫罗兰城堡读到过关于它们的事。它们由半透明的云状物质构成,眼中总是充满着强烈的怨恨。 其中一只阴魂飘近了一些,问道:“你看,你的小聪明根本不顶用。你别想从主人那里逃走。你能指望干些什么?你要去哪里?更重要的是,谁会相信你?” 是战是逃?他当然可以做出英勇的抉择,但是会死得毫无意义。如果他能够成为这个巫师的学徒,克尔苏加德在法术上的修行上就可以更上一层搂,毫无疑问,经过足够的训练,克尔苏加德就能够超越那个巫师、或者在背后了结那个巫师的生命。 他冲阴魂点了点头:“很好,带我去见他吧。” IV. “你永远也别想钻我的空子,我从不睡觉。我想你应该也猜出来了,我能读你的心,就像你读一本书那么简单,你也别指望能击败我。你那微不足道的心灵根本无法驾驭力量,我对付你简直是易入反掌!” 克尔苏加德的袍子被撕裂,他的腿徒劳地顶在粗木台阶表层的冰石上。他挣扎着向上爬去,双手和膝盖在他身后的阶梯上留下一道道血痕。王座散发着刺骨冰寒,雾蔼缭绕四周----这不是水晶,而是一整块冰。 “不朽是美妙的,但它也可以是极大的痛苦,这种痛苦你还未曾尝试。如果你胆敢公然反抗我,我就会教会你我所学来的所谓‘痛楚’。你到时候会只求一死。” 他来到距离王座几步之遥的地方,被那种排山倒海般的强大威严与憎恨所遏制,无法再向前一步。一种肉眼不可见的力量把他按倒在地,把他的侧脸压到顽石之上。“求求你!”克尔苏加德觉得自己已经湿透了,“求求你!” V. “作为我的副手,你所能得到的知识与力量将远远超越你的野心,但是作为交换,无论生死,你都要永远侍奉我。如果你背叛了我,我就把你变成行尸走肉中的一个,仍旧侍奉着我。” 侍奉这个鬼怪般的存在——克尔苏加德开始称其为巫妖王——将会为克尔苏加德带来极大的力量......以及不朽的诅咒。但这个认知来得未免太迟了,更何况,对于一个不会“彻底死亡”的人来说,诅咒其实意义不大。 “我是您的了!”他嘶哑着说道。 作为回应,巫妖王给他展示了纳克萨玛斯的景象:穿黑袍的人们在冰河外围围成一个大圈,他们的手臂都缭绕着黑暗的魔法,用克尔苏加德听不懂的语言嗡嗡地吟唱,手臂随之上下摆动。他们脚下的大地在震颤着,可他们仍旧施放着法术。 “你将要见证我的力量!你将会被派往活人中去,去召集与你志同道合的人,以便能执行我的计划。通过欺骗、说服、疾病和力量,建立我所掌控的艾泽拉斯!” 二十年前,克尔苏加德创建诅咒神教来帮助耐奥祖传播亡灵瘟疫。瘟疫的发展与传播花了15年时间,但它一旦发生了,就像孩子们的滚雪球游戏一样越滚越大。同时,克尔苏加德在腐化阿尔萨斯时也插了一手,嘲弄并引诱他越来越深入北方。阿尔萨斯杀死了克尔苏加德,但随后又把他复活为一个强大的巫妖。当阿尔萨斯完全堕落的时候,他把克尔苏加德当成自己的左右手,他们开始按照巫妖王的命令行事,召唤燃烧军团的恶魔们进入这个世界。 现在,克尔苏加德栖身在悬浮于斯坦索姆上空的大墓地中,那里是他指挥天灾军团、向巫妖王报告、掌管诅咒神教的大本营。他对巫妖王表现的是完全的服从,而耐奥祖(Nerzhul)则希望摆脱恶魔的奴役重获自由。 有的人在猜想:克尔苏加德并不是真正的背叛,他终究有一天会取代阿尔萨斯成为诺森德的君主,到那时引发的战争将会令人无比期盼。克尔苏加德将数量如此之多的亡灵一举铲除将会是一个非常正义的举动。然而已经是巫妖的克尔苏加德到底心归谁属,只有他自己知道

上一篇:中秋节,我们应该吃什么? 下一篇:魔兽世界中各组织之间有何联系区别?

水果沙拉

中国家常菜的烹饪技巧介绍
中国饮食:啤酒鸭的制作方法
中国茶文化的诞生以及唐代的煎茶道
潮汕美食有什么-三大潮汕菜式推荐
21道广东名菜介绍
中国茶道的概念与内涵